3人死亡

2021-06-18 03:54

采访期间,何亚峰的母亲一直在一旁哭泣。“我妈平时挺爱说话,从弟弟出事后,我妈就不怎么说话了,一直在哭,我们担心她再出什么事,一直有人陪着她。”何亚峰的哥哥何亚鸿在一旁说。对于弟弟的死,何亚鸿至今都无法接受,但又不得不面对现实。他充满遗憾地感叹:如果早些救人,弟弟或许还有生的希望吧?

据知情人介绍,王晓峰是被“符某权用棍子打落河中”的,而符是“皇家紫金”ktv的工作人员,刚满16周岁不到两个月。

案发附近居民介绍,渭河从县城穿城而过,当地拦河坝蓄水,平时水深约2米,即使会游泳的人下去都吃力。

“他们在ktv门口发生争执,ktv的工作人员不但没报警,还下来帮王某强打架。”吕海峰说,“而且当时警察来的时候,问谁了解情况,我说我是劝架的知道情况,警方就把我带上警车,2日凌晨,警察却以我涉嫌寻衅滋事将我行政拘留10日,罚款500元。”

10月15日下午,记者跟随受害者家属前往渭源县公安局了解情况时,在值班室等了近一个小时后被告知局领导和主管办案民警都不在。

“我接到电话后大概是1日凌晨3点半到的现场,当时不让看亚峰的尸体,现场3名警察坐在警车里,后来交涉后才让我看放在河堤边上的尸体。”10月15日,死者何亚峰的父亲何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很气愤,“亚峰的尸体就一直横放在河堤上,连个遮挡物都没有,早上9点多才拉到县医院太平间。”

案发后,马惠峰的母亲一度精神崩溃,而家里仅存的马惠峰照片是几张红底二寸的证件照,被马惠峰母亲用密封袋封装放在马惠峰的一个笔记本的夹层中。种了一辈子地的马建雄,至今尚不知道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脾气很好,朋友有啥忙要帮的,他都会尽力帮。”10月15日,何亚峰的妻子霍燕(化名)告诉记者,挺着大肚子的霍燕预产期是12月4日,再有10天才是她和何亚峰一周年的结婚纪念日,但夫妻两人却再也难以相聚。

在ktv里,何亚峰遇到了在另一个包厢里的老乡王小强,两人闲聊几句后提议两个包厢聚到一起,随后王小强退掉包厢带着马惠峰、王晓峰等4个朋友进入v222时,有5人提前离开。包厢里,同学喝酒划拳好不热闹。

一次争吵,一副眼镜,3人死亡,十多个家庭笼罩在痛苦中,这次群殴事件,值得反思的地方太多。

据悉,马惠峰还有一个姐姐在省内某高校就读,而他也在今年考取了甘肃民族学院水电工程专业,在学校生活未满一个月,十一放假回家,没想到却就此命丧渭河。 “我的娃乖得很,从小到大都没和人打过架,平时还心细,花一块钱都要在本子上记下。”马惠峰的父亲马建雄说,“说我娃下河救人我信,说我娃打架绝对不可能。”

10月15日,记者走进王晓峰家时,他母亲正躺在床上哭泣,一脸悲戚。

“警察2点20分许才到现场,他们来时何亚峰已经在河面上看不到了,当时我在河堤上喊着救人也被警察带到了警车上了解情况。”10月15日,赵爱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警察到场半个小时左右,何亚峰的尸体就从水里浮出来了,而此时接警的消防队也已赶到,3时许,何亚峰的尸体被救援人员从渭河里捞了出来。

在何全给记者提供的一份警方通报中,警方称何亚峰和马惠峰是为救人落水溺亡的,他还就此专门问了警察,相关负责人也称二人没有参与斗殴。

9月30日晚8时,何亚峰、吕海峰4人从家里开车到达县城,和要结婚的同学吃过晚饭后,因老同学好久没聚,有人提议去ktv唱歌喝酒,准新郎因家中来客直接回家,何亚峰一行11人当晚11时左右来到渭源县城较大的一家ktv“皇家紫金”,进了包厢v222。

“我到现场后,就没见警察和消防进行施救,另两个娃娃的尸体第二天才被打捞出来,当时为什么不放渭河水救人?”何全疑惑。

“王晓峰当时不知被谁推了几下就倒地了,他爬起来后就往渭河边跑。”在现场一直劝架的吕海峰回忆,随后不久王晓峰就被打落到渭河里。

“他(王晓峰)掉河里时1点50分许。”当时也在现场的赵爱斌告诉记者。在此之前,王晓峰已于1时43分拨打了110报警,王晓峰落水时,一张姓同学1时50分也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而当地许多人感叹,虽说是一帮小年轻,但涉案人员中有4名大学生,文化素质不能说不高,为什么如此冲动?如果ktv的工作人员及时报警制止而不是参与打架,如果警察及时出警,如果救援人员及时施救,也许,这起不该发生的悲剧或可避免。但是,已经没有这么多如果了。

当天下午,渭源县公安局就案件情况向3死者家属做了简要通告,受害者要求提供书面通报被拒,3家领取了由公安局代发的2万元丧葬费,次日,3名死者的遗体在该县殡仪馆火化。

就死者家属质疑的渭源警方出警慢,施救措施不当等问题,当地公安部门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据了解,10月2日早晨8时许,当地警方在案发现场拉起警戒线,将该河段的水放干,相继将王晓峰和马惠峰的尸体打捞上来。

据了解,事发后死者家属曾要求调取ktv内录像时,被警方以ktv内监控视频存不了盘损坏为由拒绝提供。

据悉,案发至今,渭源县公安局除10月2日向受害者家属通报了案情外,再无其他询问或告知,而参与斗殴被刑拘的8名犯罪嫌疑人家属也没有向三死者家属表达歉意,三受害者家属领取的6万元丧葬费中的4万元是由涉案ktv法人代表黄志刚主动提供的民事责任赔偿款,另有2名涉案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各拿出了一万元。

在何亚峰的婚房里,墙上的婚纱照还崭新如初,怕睹物思人影响腹中的孩子,家人已将霍燕送回娘家待产。

离马家不到五公里就能到王晓峰的家,初三未毕业的他今年刚满17周岁不久,是家里唯一识字的人,在其三叔的砖厂开铲车,父母都是文盲,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

何全介绍,10月2日,警方通报时渭源县公安局一负责人表示,确实是1日凌晨1时43分接到报警的,“既然是1点43分报警的,警察为什么2点20多分才赶到现场?如果警察能提前到,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场惨剧了?”事发两周之后,何全仍对此不解。

另外8名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的家庭,同样笼罩在痛苦中。而吕海峰等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家人也不解:自己明明在劝架,怎么就成了寻衅滋事?

渭源县新寨镇冯家庄村的村民何亚峰今年23岁,本该国庆期间在家陪伴还有两个月就要临产的妻子,但因为在渭源县城做生意的同学结婚,他和吕海峰等一帮同学于9月30日赶往县城帮忙。

从渭源县城到马惠峰位于新寨镇东坡村的家开车要一个小时,30多公里的盘山路一路颠簸,梯田里的村民忙着秋收,马家破落的四合院坐落在一个山腰处,院里摆满了刚挖出来的党参,毕业在家的大姐正在将党参串成串。

“不知道他们为啥打了起来,我们出去时就被ktv的服务员给拉开了,各自都回自己包厢了。”吕海峰说,大概10分钟后,考虑到同学明天结婚还要忙,他们一行人准备离开。但为时已晚,此前与王晓峰发生争执的王某强见他们要离开,带着十五六个朋友追至ktv门口,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其间,王某强一个朋友的眼镜受损,双方暂停争执商议赔偿时,几句话不合,一场不该发生的群殴开始了。

“我们是劝架的,还主动向警方介绍案发过程,却被行政拘留,这怎么都不合适吧?”和吕海峰同时被行政拘留的赵爱斌拿着一份由渭源县公安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指给记者说,他们没参与斗殴一直在劝架。目前,他和吕海峰已准备就此事提起行政复议。

“一直也在劝架的何亚峰当时喊:王晓峰掉河里了,我们赶紧往河边赶。”到了河边才知道,何亚峰和马惠峰已经跳下河去救王晓峰了,吕海峰随后跳河施救无果后爬上岸,而其他人再没有一个人会游泳,加之天黑没人敢贸然下河救人。

不幸在慢慢逼近:10月1日凌晨1时许,王晓峰在上厕所时和在该ktv过生日聚会的王某强发生争执。

另据当地公安系统一知情人介绍,当地提倡110出警时间是县城5分钟到,乡镇是10分钟,但都不是硬性规定。“接警后向领导汇报,再开车出去,县城5分钟肯定到不了,10分钟能到就不错了,乡镇就更不用说了。”该知情人说。

“我弟没了,我爸妈今后怎么办?吃个药都不认识字。”出事后,王晓峰远嫁重庆的大姐匆忙赶了回来,面对家里目前的现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宽慰母亲。

“他们在ktv有过一次争执了,ktv的人为什么不报警?而且第二次争执也是发生在ktv门口,他们的工作人员不但不报警劝架,还参与斗殴?这应该怎么定性?”何全的疑问越来越多。